自定模版
全站搜索
文章正文
园林溯典 | 唐朝:鉴古人还看今朝
作者:qysed    发布于:2019-02-18 10:05:5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园林溯典导赏

在园林溯典栏目下,我们将为您解读建筑学家王其亨先生的《中国园林创作的解释学传统》,一同沿着历史的脉络,在园林题名、楹联匾额中追寻蕴藏其中的美丽典故。本期为您带来唐朝时期的园林用典解读。


唐代作为统一的庞大帝国,官方意识形态垄断了儒家经典的阐释。这一时期,园林创作削弱了对历史典故的阐释和再现,但述古创新作为一种思维方式,仍然以不同的形式影响着园林的创作与审美。


蓬莱畅想

“蓬莱”在唐代园林的活跃就是一个例证。在唐人创造性的解释中,它脱离了原有典故中“一池三山”的池岛结构,变得更加灵活,产生了丰富多变的表现形式。据史料记载,龙朔二年,大明宫改名蓬莱宫,取殿后蓬莱池为名。又如诗人元结所云:“巡回数尺间,如见小蓬瀛。”自此,“蓬莱”在文人园林中被改造为隐逸的象征,庭间的草木山石都能让人产生相关的联想。


长安蓬莱宫


烟台蓬莱阁

忽闻海上有仙山
山在虚无缥缈间
楼阁玲珑五云起
其中绰约多仙子

——白居易 《长恨歌》

唐代诗人白居易在其诗作《长恨歌》中将杨玉环隐居之地描绘为海上虚无缥缈的蓬莱仙山,该地楼阁玲珑、云雾缭绕,颇有隐逸仙居之意。

寻真误入蓬莱岛
香风不动松花老
采芝何处未归来
白云遍地无人扫

——魏野 《寻隐者不遇》

承袭唐代文人对蓬莱意境的创想,宋初诗人魏野也将寻仙访道之地形容为蓬莱之境,诗中无论是“香风”“松花”还是“采芝”“白云”,都以自然之景烘托出隐者居处之清幽静谧。


草堂诗意

为世人熟悉的“草堂”,也是园林创作中述古创新的又一例证。它原是指代传说中尧舜俭朴的居住环境,后代帝王在宫苑营建中常引用这一典故,以标榜自己效仿尧舜“尚俭治国”的帝王理想,弥漫着统治色彩。而发展到唐代,在杜甫、白居易等人的诗歌中,草堂的简易恰好符合《周易》中的乾坤之道,居于其间,园居者能够体会和宇宙万物交相契合的深层愉悦,精神境界也得到了升华,草堂的初始意义在这种创造性的解读中发生了变化。


唐·卢鸿 《草堂十志图》 中国园林博物馆展品
陈列于中国古代园林厅第三部分


白居易庐山草堂


成都杜甫草堂
扁舟意不忘


诗罢闻吴咏


看剑引杯长


检书烧烛短


春星带草堂


暗水流花径
衣露净琴张


林风纤月落


杜甫


夜宴左氏庄


隔篱呼取尽馀杯


肯与邻翁相对饮


樽酒家贫只旧醅


盘飧市远无兼味


蓬门今始为君开


花径不曾缘客扫


但见群鸥日日来


舍南舍北皆春水


杜甫



客至



草堂是杜甫流寓成都时的故居,诗人先后在此居住近四年,创作诗歌240余首,也使得草堂这一意象成为文人自然之心与高洁志趣的代表。从诗句中可以看到,诗人于草堂中赏林风夜月、观春水鸥鹭,抚琴读书、吟诗会友,充分体现出园居生活与自然的亲近和谐,已经脱离了原典中的帝王色彩。


援古题景

在唐代古文运动的影响下,园林的创作审美格外重视点景题名,通过历史典故来升华园林的精神境界。例如,白居易引用南朝柳恽的诗句“汀洲采白苹”,将当时位于湖州城东南的汀洲命名为“白苹洲”,使之带有更多的审美意义。

汀洲采白苹
日落江南春
洞庭有归客
潇湘逢故人

——柳恽 《江南曲》

白居易《白苹洲五亭记》

刘禹锡曾题“吏隐亭”,并在《海阳十咏并引》中指出,“后之人或立亭榭,率无指名,及余而大备。每疏凿构置,必揣称以标之,人咸曰有旨。”


刘禹锡题 “吏隐亭”

韩愈曾题名“燕喜亭”,则是化用诗经中“鲁侯燕喜”这一对君子德性的颂词,以凸显援古证今的教化意义。

“既成,愈请名之。其丘曰‘俟德之丘’,蔽于古而显于今,有俟之道也……合而名之以屋,曰‘燕喜之亭’,取《诗》所谓‘鲁侯燕喜’者颂也。”
——韩愈  《燕喜亭记》


韩愈题“燕喜亭”

唐朝的园林审美,更多关注的是在历史和诗文中寻觅熟悉的情境,在与过去的融合中,收获并传达当时的情感体验。这种心理力量深刻地影响着造园艺术,并在之后的宋明时期达到高峰。 

图片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 清远市如意园林景观设计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广东互动